首页| 体育资讯| 校园资讯| 文化资讯| 家居生活| 软件资讯| 房产资讯| 人工智能| 旅游资讯| 范文论文| 医疗资讯| 美食资讯| 电商资讯| 更多

百人寻觅永定河奇石 想建公益奇石博物馆

【发表时间:2020-10-07 11:02:31 来源:国润网】

  巴掌大的平淡无奇的石头裂成两半,竟然形成了一对憨态可掬的“熊猫”;800多斤重的石头上出现一条“龙脉”,结果有人想用一套房子收购……在北京永定河,有一个百余人组成的寻石小组,近十年不断寻觅着永定河的石头,挖掘着远古的记忆。现在,寻石小组的最大梦想是开办一个公益奇石博物馆,既能让大大小小的石头有个最好归宿,也能向更多市民讲述千百万年来沉淀下来的石头故事。

   石头寻

   寻石有规矩不能摔也不能凿

  祁长青,土生土长的卢沟桥人,种地、磨玉、汽车修理、模具加工、建筑工人……51年的人生中,祁长青有很多角色,可是持续最长的就是永定河寻石人。20多年来他搬回家的石头有几百吨,永定河的石头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走进老祁家中,就像走进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奇石博物馆,整面墙壁、婴儿房、阳台、餐桌……到处是石头。说起老祁和石头结缘,那还是1992年的事情。当时村里农转工,祁长青被安排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,到处去开槽、挖土,有时候会翻出一些石头来,祁长青偶然看到一些石头很独特,从此就爱上了捡石头。 2004年,在朋友介绍下,祁长青第一次去永定河寻石。

  那时候永定河河道到处是砂石料开挖后留下的大坑,有的四五十米深,顺着挖沙人留下的车道下到坑底,人显得是那么渺小。“我一下子发现,原来永定河还有这么神奇的石头!”祁长青说,时间一晃过了20多年,从卢沟桥到三家店水库,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趟已经无法计数。“以前主要在园博园那块地儿寻石,后来修了公园,就奔三家店……”老祁说,寻石也有许多惊奇,比如有一回在永定河道捡石头,隐隐约约总听见人嘀咕的声音,“要知道那可是荒地,荒草老高。别是碰上坏人接头了吧?大着胆子凑过去,才发现是几只会学人说话的鸟儿。”

  寻石是一项苦旅,那时候家里没有汽车,而且真正的河滩汽车也下不去,老祁都是骑着自行车去,背着口粮和工具,早出晚归、披星戴月,到了目的地,沿河而上,一路寻找。因为驮石头,自行车坏了十几辆。“那种二八大车,后座上放着石头,推着上河堤,有时候推着推着就把大梁给扭折了。”祁长青回忆说。

  2007年开始,永定河的石头越来越引起石头爱好者的兴趣,永定河的寻石队伍开始不断壮大,如今已自发形成100余人的“永定河寻石小组”,老祁也被大家推选为永定河寻石小组组长。小组成员来自五湖四海,多是出于对石头的爱好而自动加入的。寻石没有休息日,有空就招呼一声,三五人也能成行。

  “寻石也是有门道儿的。”祁长青说,冬天上午10点以后在河滩里能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,那就是石头动了,开春也是,石头哗啦啦地往下掉,夏天得看汛期,有大雨千万不能下河道,这些时候都是危险的时间段,不能去寻石。“每次寻石,我们都有自己的规矩和原则。不会去摔石头,或是凿那些没有掉落的石头,那是对石头的破坏。我们对石头是有敬畏的,谁也没有权利去破坏它。”

  寻石多年,如何从一大片河滩地中找出那个最中意的石头呢?祁长青总结出了窍门:首先要尽量在比较干净的地方找,干净的石头容易“现形”;其次是要看色差大的石头,色差大对比就鲜明,能够让人一眼看出来;第三就是要给石头找故事,找到一块石头,多个角度去看、去揣摩,故事能赋予石头生命。比如有的石头像达摩面壁,有的像鸟、熊猫、腊肉;有的石头是一个半块的椭圆形,断面上有大大小小的圆形起伏,宛若波涛。

  20多年寻石路,祁长青搬回家的石头有几百吨重,沉淀积累下来的也有100多吨。他家的房子成了库房,满是他的石头。

  石头缘

   捡回来的石头自己裂了一对“熊猫”到家

  寻石多年,祁长青总觉得他和石头的缘分很神奇,有些石头就是在等着你把它带回家。

  去年11月,祁长青陪朋友到拒马河流域去寻石。拒马河以泼墨石为主,老祁只相中了一块巴掌长的小石头,黑白相间看着挺舒服,他想拿回家做几个珠子,串个串儿玩。回到家,祁长青随手就把这块小石头搁到了茶几上,还没等喘口气,可能是外面太冷屋里热,“咔嚓”一声石头自己就裂开了。

  祁长青赶紧拿起石头一看,石头裂成了两半,奇迹就这样出现了:石头裂纹形成了两只憨态可掬的熊猫,因为是自然裂开,石头合起还严丝合缝,而且裂面有自然的细微起伏,看上去就跟熊猫的毛一样毛茸茸的。哎哟,竟然捡回了一对“熊猫”!祁长青直呼万幸。

  祁长青家客厅的架子上还摆着他的另一块奇石:名城。这是一块永定河石,石头下部三分之一处有一道凸起的横纹,横纹左边有一块四角形的高点,中间有个小弧形,看上去就仿佛宛平城和卢沟桥的远景。这块石头在去年被评为“中华传世名石”。

  回忆起这块石头的来历,祁长青颇多感慨:当时是在永定河门头沟段一个叫丁家滩的地方,就在进出河道的路边上,那个进出口不知道有多少寻石人走过,祁长青自己也走过不下十次八次了,可是就是没有发现过这块石头。那回他忽然就一眼相上了这块石头,带回家,褪去了污渍和碱皮,顽石露出了真容。

  祁长青还有一块鸟石,是一块卵石,刚捡到时就是一块卵石上有一片黑色的斑。带回家清理后,黑色的斑块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鸟,“喙”部是一个小小的凸起,眼部正好是黑斑上的一小块白色,就连黑斑都一道道酷似鸟的羽毛。祁长青把它带回家后送去相熟的店面配底座。一天他忽然接到电话,说是有个人看上了这块石头,想30万买走。祁长青一听就慌了,直说不卖,赶紧过去把石头拿回来了。“舍不得啊,留着当传家宝吧。”

  一块块石头,就这样都成了老祁的传家宝。就连去外地,祁长青都不忘寻石。2012年他到安徽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,当地有人挖出个包满了土的石头,只露出一道石脉。“我看中了这条脉,就买下了,冲洗掉土以后,这块石头露出了真实面目,宛若一条巨龙。”祁长青托人把这块800多斤重的石头用汽车运回了北京,如今这块石头摆在他位于宛平城内的奇石茶楼,曾经有人拿一套房子和他换,他都舍不得。

   石头梦

   5年没卖过一块石头想建公益奇石博物馆

  卢沟桥畔,宛平城街,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人,坐在一堆摆放有秩的石头中间,神情欢喜地讲述着自己与石头的故事……在宛平城里,许多人都知道祁长青的奇石茶楼。开店5年来祁长青不曾卖过一块石头。“别人开店是经营,我开店是交流,既是为了以石会友,也是为了弘扬北京母亲河的石头文化。”

  “中国人喜爱石头,是因为赋予石头以人的品格,所以读石也是读人。石头的品格往往也是人的品格。”正是因为对石头的敬重,老祁不喜欢用金钱来衡量石头,他更在意的是人对于石头的理解和认知。

  “永定河奇石从不缺文化,缺少的是一个展示的平台。”宛平城则是老祁认定的展示窗口,永定河出产奇石的主要流域,全部属于宛平县管辖。所以,老祁选择在宛平城,开了这样一间小小的奇石茶楼:“我生在卢沟桥乡,喝着永定河的水长大。这么好的石头,这么好的永定河文化,应该传播出去,应该展示给大家。”

  对于祁长青而言,开办一个公益奇石博物馆是他对石头归宿的最好规划,“现在的奇石茶楼太小,好多石头只能束之高阁。”

  寻石二十载、开店近5年,只出不进的成本投入,让老祁也越来越感觉到压力。周围人不明白他守着“金山银山”还忧愁生计。“家里人知道我的心思,都很支持。我觉得人去了,应该留下更珍贵的东西。”祁长青说:“我不知道自己能坚守到什么时候,但哪怕竭尽所能,我也要把咱北京城、母亲河的文化传递下去。”

  谈到未来的想法,祁长青说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公益奇石博物馆的建设中:“传承我们永定河地面上的奇石文化,是一个好事情,我们寻石小组希望能得到政府、社会热心人士还有奇石爱好者的帮助,大家一起做好这个事,让我们守着的瑰宝找到真正的归宿。”

  本报记者孙颖文并摄


超竞教育 https://www.supergen-edu.com/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